考研笔试前三也没录取,因为脸上的红东西

考研笔试前三也没录取,因为脸上的红东西

时间:2020-03-24 05:1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广东中公考研一直以为考研对于院校的歧视已经是大家深恶痛绝的了,在能力和知识未有任何欠缺的时候,你是否会因为哪个外因被刷掉?下面分享这个故事,发生在2018届考研中

你以为我贫穷、相貌平平就没有感情吗?我向你起誓:如果上帝赐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会让你难于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于离开你一样。上帝没有这样安排。但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就如同你我走过坟墓,平等地站在上帝面前。

熟悉《简·爱》这部小说及电影的朋友一定对这段话不陌生。

外貌平平的简在面对兼具财富和相貌的罗切斯特时,内心异常强大,充满了高尚的人格力量。

当今社会,性别、地域、身高、体型、财富、房产……都能成为歧视的理由,更别说是相貌。

3月28日下午,湖北中医药大学中西医临床专业毕业生张群(化名),又来到泛海国际商业区一家医药公司求职新媒体小编岗位。因为脸上一块胎记,刚刚研究生复试落选的她,心有不甘地在寻找属于自己的“那扇门”。

照片已打码

张群今年24岁,是湖北中医药大学2017届中西医临床专业毕业生。今年3月17日,她以总分335分成绩,获得某大学2018年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复试资格。

在22位参加复试学生中,她的初试成绩排在第三名,但她在学硕(学术硕士)分中排名第一。然而,两天后,学校打电话通知她在复试中落选。

“我知道,落选应该与我脸上的胎记有关。”28日,谈起自己求学生活经历,张群忍不住潸然泪下。自出生开始,她的命运,就因为右脸上的胎记(也称皮肤痣),而要付出比常人多出数倍的艰辛努力。

在高中和大学期间,在洪湖市乌林镇李家桥村务农的父母带着她在武汉的同济医院、协和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等医院皮肤科和美容科求治,要么费用很高,要么医生表示不能保证治疗效果。“对我们农村家庭,确实爸爸妈妈拿不出来那么多钱来治疗。”

其实,高考选择报考湖北中医药大学,张群目的性很明显:好好学医,将来做医生,自己把这个病治好,同时也帮助更多的胎记患者。

去年7月从湖北中医药大学毕业,在老家给初中生辅导两个月,她就进入考研复习状态:每天早上7点多钟去图书馆,晚上回来学习到次日凌晨1点多。“我只有拼了。因为在容貌上没有优势,唯有努力学习,才是我的出路。”张群相信一分耕耘就会有一分收获。

现在,研究生复试落选,张群的医生梦暂时破裂,她决定先找份工作,养活自己。“上帝为我关上了一扇门,也应该为我打开另一扇门啊!”张群期待,能有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等以后赚钱了,好去治疗右脸上近100平方厘米大小的胎记。

01、 室友王依:

张群长期拿一等奖学金,很勤奋很坚强

王依是张群的湖北中医药大学同班同学,也和她是3年的室友。谈起张群考研失利,她觉得很是可惜。

在王依眼中,张群很是坚强。刚上大学时,全班同学作自我介绍,因为张群脸上的胎记如果暴晒太阳,可能会结痂,她戴着帽子,面对台下一些异样眼神,勇敢地走上台作自我介绍,还请同学们慢慢了解她。“那不是一般的勇敢,换了我,我是做不到的。”王依很是佩服张群。

张群很不容易,学习很刻苦。王依说,因为所学的专业是中西医结合,很多人考研都是选择的中医,而唯独张群选择的西医,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因为是同一个寝室,晚上大家回寝室,只有张群一人仍在教室学习。哪怕是在冬天,张群也每天6点多钟就起床去学习了。

这次考研,成绩不错的张群还是比较开心。初试前,张群还和王依交流,“我要好好准备复试,争取考上,将来做一名医生。”王依感受得到张群的激动,因为她平时的努力总算没白费。

“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肯定与张群脸上的胎记有关。”王依说,这一次考研估计对张群打击很大,可能调剂也有很大难度。

张群告诉王依结果时,王依明显感受到她的伤心,“学医的,其实不应该在乎容貌,医生应该更能体恤医学生,因为面试张群的是一群医生!”

“她考研,想将来做一名医生,她有自己的理想,任何人都阻止不了她。”王依希望能有医学院校,通过研究生调剂,让张群圆研究生梦,心想事成。

02、 同学吴佳恒:

张群是向日葵,偶尔沮丧仍勇敢追寻阳光

吴佳恒是张群的大学同学,她眼中的张群,是位善良的同学。

认识张群,是在大一入学第二天,那天晚上下了大雨,吴佳恒在学校外面有事,没有收晾晒在阳台的衣服。那时候大家还不熟悉,刚到一个陌生环境,面对陌生人比较拘谨,也没有彼此的电话。

等到次日,以为衣服在外面被淋湿的吴佳恒回到学校时,却看见衣服干爽地挂在床头。当时问张群,张群笑着回答:“举手之劳,小事小事。”那是吴佳恒对张群的第一印象:善良,乐于助人,“我很感谢能碰到这样的好同学!”

作为一个女生,脸上一块巨大胎记会带来多少心理压力,不能猜想。吴佳恒说:“换做是我,可能会消极懈怠,但是她却不以为然,每天笑嘻嘻地跟我们谈天说地,给我们带来欢乐。”

有一段时间,吴佳恒因为不适应集体生活,找张群倾诉,“我以为大家年龄相仿,会遇到相同的问题,没想到她看待问题的视角,比我透彻多了,她既活泼又稳重,我想大概与她的生活经历有关。”

张群一直想考某大学的研究生,为了实现梦想,她租了一个小房间,白天在学校自习室,晚上回房间看书,无论寒暑,始终如一。

吴佳恒说,看到张群这么努力,也给了我们很多动力,临近考研那段时间,大家压力都很大,我们彼此鼓励和陪伴,度过无数值得纪念的日子。“如果用一朵花形容张群,我觉得她应该是向日葵,即使偶尔有些沮丧,却一直勇敢地追寻阳光。”

吴佳恒认为,张群不服输的韧劲和强大的内心,值得自己学习,她盼望大家能够给张群一个公平的机会和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让张群继续发光发热。

03、 辅导员周宏:

从不说自己的困难,同学人缘关系好

周宏是张群的大学辅导员。虽然张群已经毕业一年,但周老师仍然印象深刻,“这个学生很坚强。”

学校经常会有一些资助活动,但张群从没有向周宏老师提起过需要帮助,没有说自己的困难。有时周老师也主动询问张群,是否需要帮助,可张群说自己能做的就自己去做。

张群平时也没有表露出自卑,比较阳光。因为是辅导员,对学生出勤情况也了如指掌,周宏老师说,张群上课从没请假,而且上课也很专心,成绩在班上也挺不错。

“如果脸上没有胎记,张群的学习生活,相对而言就比现在顺利很多。因为有了这个胎记,她会受很多阻碍。”周宏老师为张群担忧,现在正是研究生调剂的时候,希望大家能给张群一次机会,让她继续研究生学习。因为张群的这种情况,她可能很难再次去考研了。而现在就业,对她来说也是件难事。

对话张群:

我希望有个读书机会

武汉晚报记者:J,张群:Z

J:你觉得是因为胎记,让你研究生复试落选了吗?

Z:应该有很大关系。(眼泪流下来)

J:现在是什么心情?

Z:我很恍惚,像做梦一样。说实话吧,确实有点沮丧,研究生落选对我打击有点大。

J:准备找工作吗?

Z:很苦恼。想找工作吧,这几天我陆续出去找了几份工作,但都被谢绝了。没有一个机会让我展示。其实,我愿意从零开始都可以。

J:你现在最大的期盼是什么?

Z:以我自身现在的情况,还是希望能有学校能调剂,让我读研究生,我的发展方向是医生。我一定好好学习,将来做一名合格医生,我就希望有个上研究生学习的机会。(眼泪再次流下来)

以上是武汉晚报的消息

广东中公考研看到这篇文章不知道为什么就po出来了,如果大家对于这种经历你觉得心情难以平复,我猜你也会出来说一下的,如果你没有能力为她提供帮助,也请把这个故事转发给更多人,为张群争取更多的机会。